みっやん

月更写手,A团主智翔,属性翔总受(翔攻只要没肉应该也能吃),cp杂食注意。

【润翔】少女偶像的使用说明书

※八组里耐延伸脑洞,有毒

※女装情节有,慎入

※一时兴起之作,文笔质量不是很好,如果撞梗纯属偶然

※说是润翔,但是写出来感觉也没差别

※一发完

※OOC,与现实人物无关

 

“我知道这会稍微耽误您一些时间,但是能不能听我……”

“我还要去开会呢,先这样。”

被上司推开的松本拿着自己的企划案,沮丧地看着上司离开的身影。

松本润,30岁,跳槽进入新公司三年仍未升职的社畜一名,单身且独居中。现在的上司是入职时的同期,自从同期职员成了他上司之后自己的企划案就再也没有被通过。尽管因为善于交际,在公司内外结识了不少好友,但与之相对也得罪了一些人。

 

比如他的上司。

 

于是松本在感情的驱使下,不由自主地朝另一个方向看去。

那张办公桌后的身影被层层叠起的文件挡住,从缝隙之间传出了连续不断的打字声,空气中还飘着熟悉的泡面味。松本知道,那个人又要一边吃泡面一边加班了,虽然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那个人吃泡面从来没换过口味,迫于面子,松本没敢问过。

毕竟不知从何时开始,松本每次和那个人对视都会脸红。

“那个人”的大名叫樱井翔,31岁,入社六年仍未升职的吃住几乎都在公司的社畜一名(公司有澡堂,勉强能凑合),一个人出来打拼除了没钱之外都是资本。父母有安排过相亲,朋友有安排过联谊,但是全因为加班推掉了,目前单身且独居中。

松本作为一个按时上下班,超时任务回家做的年轻人,不知道樱井这个和自己同一等级的前辈究竟有多少要紧事需要他住在公司来完成,松本不会过问,只是会在一些小细节上表达他对前辈的关心。

比如趁樱井去打印资料的时候往他的泡面里放根火腿肠,比如情人节在他的文件堆里藏盒巧克力,比如冬天想起樱井时买条红色的围巾(为什么是红色?),

 

比如在被那个当明星经纪人的朋友二宫安利自家组合时一眼看中那个长得很像樱井的妹子,名字也很像,叫sho子。

当然松本也有怀疑过sho子和他的樱井前辈是不是同一个人,但松本认为他的前辈不会压力大到男扮女装去涩谷当地下偶像。

而且樱井前辈天天加班也没时间,总不能为了当偶像而练成了影分身吧。

 

看到这里,您可能会想,松本是不是喜欢樱井。

松本也怀疑过,但是松本觉得如果他都是弯的那这个世界上没有直的了。刚思考完这个问题,他就在网上给他的假松树盆栽买了一盆假樱花盆栽作伴。

社畜没有钱,养真盆栽的梦想还是要有的。

 

 

作为一名社畜,松本总不可能一分钱都没有,那他除了交房租交水电费买衣服之外还能干嘛?

当然是养爱豆了。

松本再清楚不过自己是怎么穿着西装戴着口罩挤在宅男之中看演唱会的,也不会忘记买到爱豆新专辑时的喜悦,虽然一直很遗憾身为欧皇的自己从来没有抽中过握手券,不过看着一张张印着sho子的生写,他觉得,这波不亏。

 

有一次,二宫实在看不下去,问他要不要走关系进后台看他的sho子,松本很有骨气地拒绝了二宫的邀请。

“我……嗝……我总有一天会……抽到握手券的……”

看着打酒嗝还要坚持说话的松本,二宫十分心疼,毕竟这个认识多年亲如手足的好哥们,根正苗红的好青年,就这样被一次玩笑似的安利给带进了深坑。

“nino……你说……你为什么要给我卖安利?”松本使劲盯着面前重影的二宫,问道。二宫无奈道:“我以为你对爱抖露不感兴趣的,谁知道你中了邪似的不但入了坑还成了单推。”听完,松本笑了起来,十分渗人:“nino……二宫和也……你别妄想把我带成……嗝……DD……我告诉你,我就是sho子的单推!不会变!”

完了,不就是又没抽到握手券吗,这喝了多少酒了。

“你为什么,那么迟才给我安利?要是三年前她们出道……你就给我安利了,我说不定,就不跳槽了呢,大不了,自己出去干。”

三年前我都不想跟别人说我认识他们。

“不过……嗝……要是我不跳槽,我就不会遇到樱井翔了!”

“樱井翔?!”二宫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大脑中立即出现一行接着一行的解释用语,却不知道该用哪句才能使他亲爱的J不会梦想破灭。

“是啊,樱井翔,他不知道我喜欢他,我却……只能追一个长得像他的爱抖露……”

松本说着说着鼻子一酸就哭了出来,二宫却松了一口气。

 

后来,陷入极度困扰的二宫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朋友大野。

“大叔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我怕相叶氏那个笨蛋说漏嘴所以我都没敢跟他说。”

大野愣了愣,思考了一会,把钓鱼杂志放在一边认真地对二宫道:“我觉得吧,要是他一直喜欢着白天上班的那个翔ちゃん,那他早晚也会知道的。但是与其让他被突如其来的真相吓到,不如让他自己去面对他的问题。”

“哦,你是说让J去和他的樱井前辈告白?”

“可以这么理解。”大野站起身,猫着背拿假发戴上。

空气突然一片寂静,过了好一会,二宫才缓缓开口道:

“大叔,你裙子穿反了。”

 

 

 

 

“你让我去告白?不行不行不行,被前辈拒绝就算了,他要是从此讨厌我怎么办?”

二宫看着这个没事就找他出来恋爱相谈的30岁大男人,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把他和第一次有喜欢的人的高中小男生搞混,二宫发誓,就从樱井手机上那张和松本长得一模一样的锁屏来说,让他去告白这个建议是绝对没有错的。

但是高中小男生不肯,还能怎么办。

二宫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强行塞在松本手里。

“握手券?!不我不能收,我要自己抽……”

“你不收我就拿去扔掉了。”

“恭敬不如从命。”

今天的松本偶像宅也很有骨气。

 

 

 

二宫也算够意思,送了一张时长十分钟的握手券给松本,怀着心里的小激动,松本终于盼到前面那个宅男离开,他终于要和他的小偶像见面了。

他的sho子穿着一身深绿色的连衣裙,调皮可爱的遮阳帽下是她那厚厚的粉色长发,她正站在那里,朝刚才离去的宅男挥手告别。她笑起来就像六月的太阳,灿烂而明媚,又像一只得到食物带来的满足的仓鼠一样惹人怜爱。

不,果然还是像得知自己晚上不用加班的,带着喜悦笑着喝完了最后一口泡面汤的樱井前辈。

她看过来了,尽管笑容凝固了一秒,大概是刚结束表演就开握手会太累了吧。

连手都在颤抖。

松本马上握住她的手救场,他们的手叠在一起,就像强力马达。

“这位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sho子微笑着,像是初次约会的娇羞少女,有些不敢看松本的眼睛。没关系,松本也不敢看她的眼睛,他以为sho子正用炙热的眼光看他,所以努力掩饰自己的激动,道:“我们可能是在梦里见过吧……”

Sho子愣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嗯?”

“啊……不四……”松本惊慌失措,道,“我是说,我经常有去看你们的演唱会,那首八组里耐我非常喜欢,家里还有很多sho子小姐的海报和周边。”

“非常感谢呢,八组里耐是我们的出道曲,先生是从我们出道就饭到现在吗?”

“不,我是刚入坑不久的。”

“是吗。”

气氛一度尴尬,十分钟的时间有一半都在尬聊。以擅长读空气而闻名地下偶像界的sho子小姐就没握过这么难对应的饭。

何况这个人她还认识。

“那个,我想问sho子小姐,如果想向一个前辈告白,但是又怕前辈拒绝,这时候要怎么办?”

“sho子觉得,果然还是要勇敢一点……”sho子攥紧松本的手,让松本也紧张不已,“向那个人告白就是走向成功的第一步哦。”

“那sho子小姐请对我使用必杀技吧!”

终于即将熬到十分钟的sho子小姐没想到这位先生会来这么一招,但她要保持微笑,不能被面前这个男人听到自己的心声。

行吧,豁出去了。

Sho子松开松本的手,在左胸的位置比了个心:

 

 

“就是现在,吃掉你哦 (` ❤ > 3・´)~☆”

 

 

“谢谢sho子小姐!我去告白啦!”

 

 

Sho子用自己活了三十一年修炼成的坚定意志,强撑着受到打击的身体回到了休息室。其他成员和马内甲二宫纷纷投来心疼的目光,特别是大野和二宫,都用一副早已明白一切的目光看他。

“翔ちゃん你的脸色不太好,要不要躺一下?”最先做出行动的是相叶,像兔子一样冲上去扶住樱井。“没事,我就是胃有点疼,过会就好了。”樱井脸朝下倒在沙发上,随之而来的还有手机短信提示音。

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的樱井还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拿出了手机,看着屏幕上弹出一条意料之中的消息:

“前辈,明天晚上有空吗?我想约您一起吃个饭。——松本”

都说要吃掉你了哪敢拒绝。

“有空的,那就麻烦你订餐厅了。——樱井”

 

 

谁想到他亲爱的松本后辈给他订了个烛光晚餐。

 

“前辈,虽然很突然……”

“不突然不突然。”樱井笑着掩饰内心的不安,拿着叉子假装切牛排。

“那我就说了,前辈。”

 

 

 

“虽然不敢光明正大往你的泡面里放火腿肠,不敢光明正大给你送情人节巧克力,不敢把买来的围巾送给你……”

“但是我可以给你做便当,情人节给你送玫瑰花,天冷了给你织围巾,天热也不会当着你的面说房间有点冷……”

“所以,我可以喜欢你吗?”

 

 

 

“我昨天说了哦……”

“就是现在,我会吃掉你。”

 

 

 

 

 

 

他们在一起了。

至于松本得知樱井只是假装加班实则偷空去涩谷扮辣妹出道赚钱,以及强迫樱井穿上涩谷爱豆演出服的事情,已经是后话了。

既然樱井都哭着说不想谈,那就不谈了吧。

 

 

END

——————————————————

感谢您看完这篇有努力在写但是写得不是很好的文,我是cp杂食但翔受不逆的みっやん。文力及其不稳定,但是我会努力提升自己的文笔水平。如果不介意我发别的cp的文的话可以关注我哦。

如果喜欢我的文请点一下小红心小蓝手(比心)

评论 ( 6 )
热度 ( 49 )

© みっや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