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っやん

月更写手,A团主智翔,属性翔总受(翔攻只要没肉应该也能吃),cp杂食注意。

【智翔/微雅润】噪音(中)

※OOC
※J禁,第一次写文文笔质量不稳定,先谢谢各位愿意往下看。
※故事纯属虚构,与现实人物无关。

上篇

下篇


      在经历了长达半个月的“噪音污染”后,樱井终于决定提前去拜访一下楼上的噪音生产者。
      “先说好,见到他们之后我们谁都不许生气。”
      “行。”
      “寒暄之后再提这件事。”
      “行。”
      大野忙着将母亲送来的腌菜分装,嘴上还得不停应承樱井的话。他还不至于到了会对楼上的新邻居生气的地步,只是樱井加班完回到家已经是将近午夜,想好好休息却总被那烦人的噪音打扰,大野便也心生出一些意见。
他希望楼上能安静点,也希望樱井能少加一些班。

      当两人敲响松本家的房门时,开门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那男人比樱井和大野都要高,开门的时候身上正系着一条围裙,也许正在做料理。他的短发染成了茶色,笑起来时的嘴巴看起来像个菱形。又高又瘦,却隐约能从包裹着手臂的衬衫上看出肌肉线条。对樱井来说,虽是初次见面,但能感受到这个男人全身上下散发着清爽的感觉,就算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也让人绝对相信他不是故意为之。
      “早上好,你们是来找松本君的吗?”男人道,“他今早有工作,已经出门了。”
       樱井和大野对视了一眼,拿着塑料便当盒道:“我们是住在你们家楼下的,之前松本さん送了见面礼,我们就想上门拜访了,无奈我工作忙,拖到了现在。这是一点心意,就当是还礼了。”
男人接过便当盒,笑道:“如果两位之后没有什么事的话,进来坐一坐?”

      “我叫相叶雅纪,是开蛋糕店的。”相叶为樱井和大野倒了茶,微笑着坐在一旁。樱井环视一圈客厅:
      这个家整洁又不失生活感,各种装饰物都非常时尚,但并不杂乱无章。电视机的右上角有一幅挂画。细木条漆成黑色作为边框,不同的几何图案覆盖整个画面,白色的底面,黑色的线条,简单而精致。
      樱井心想,大概这就是时尚的东西。对于朝九晚五的他来说,繁忙的日常使他无暇顾及这些事物,而且他本人的审美和趣味也和这些事物格格不入,松本和相叶,简直就是绝配了。
      相叶回头看了一眼厨房,对樱井和大野道:“我还要去做蛋糕,店里就要推出新品了,我得加紧做出来。”樱井点了点头,旁边的大野突然说:“我想看看,一起吧。”
      客厅里只留下樱井一人。看着开放式厨房那边大野和相叶的身影,樱井想不通大野面对初次见面的相叶,为何那么快就熟络了起来。眼看着两人兴致越来越高,樱井甚至听到了他们已经开始互称Oちゃん和相叶ちゃん。
      “关系真好啊……”樱井喃喃自语道。
      玻璃杯冰凉的触感早已被茶的温度取代,尽管杯口还飘着热气,热茶却以樱井能感受到的速度渐渐变凉。他突然回想起自己今天是为了什么而来到这里,转头向厨房看去。只见大野和相叶有说有笑地打闹着,然后相叶用叉子叉起一块蛋糕,大野张开嘴凑了上去,画面变成了相叶在喂大野蛋糕。
      樱井又看回自己手里的茶,喝了一小口。

      凉的。

      结果噪音的问题还是没有说出口。下行的电梯里,大野隐约察觉到樱井从相叶家出来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他站在樱井身旁,偷偷看了一眼樱井。樱井双手交叠在身后,手指相互搅弄着,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从相叶家出来之后,樱井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翔ちゃん……生气了?”
      “没有哦。”
      “因为看见我和相叶玩,所以不高兴了?”
      “没有。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电梯门打开,两人并肩朝家的方向走去。
      “唔……我就是感觉到翔ちゃん好像生气了。”
      “我可能是工作太累了吧。”樱井从上衣口袋拿出钥匙开门,道。

      从那之后,樱井真的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对于大野的接触,樱井也变得冷淡了很多。
      “绝对是生气了。”大野心想。
      和樱井在一起这些年,大野摸清了樱井的脾气。樱井看上去很坚强,坚强之下却包裹着些许敏感和脆弱。樱井很少会和大野倾述自己的辛苦和劳累,就连生气的时候,樱井也会坚决地说自己完全没有在生气。
      这样不坦率的樱井,让大野感到苦恼起来。


      樱井今天意外地下班得很早,几乎是电子钟刚跳到下班时间,樱井就拿起公文包走了出去。这样难得一见的举动使下属们纷纷露出惊奇的眼神。
      樱井部长,最近似乎不太高兴,因为不太高兴,反而连班都不加了。
      樱井去了一家常去的居酒屋,点了两瓶啤酒和一碟烤串,一个人喝着闷酒。
      他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两天的事情却让他火大到生起了闷气。啤酒一点一点麻痹着神经,他的脑海中出现了许多天前大野的那句话:
      “他们都是男生哦,和我们一样。你不觉得突然之间很有亲切感吗?”
      亲切感?是啊,亲切感。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同性的恋人吗?

      居酒屋门口出现了许多人的谈笑声,樱井看了过去,只一眼看见了人群中的松本。那是松本和一群好友来喝酒,有说有笑的样子和樱井的独自一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那家伙,朋友真多啊。”樱井小声道,拿起酒杯又灌了一口酒。

      这家居酒屋附近有许多家公司,所以下班后来这里喝酒聊天的上班族不算少数。而樱井看中这家店的原因之一,就是这家店离自己工作的地方稍远。从公司乘坐地铁来到这里需要经过两个站,公司里的同事只会去公司附近的居酒屋,不会故意绕远路来这里寻找一个人喝酒放松的时间。
      “这烤串好吃吗?”
      樱井闻声抬头,看见松本坐到他面前,笑着看他。
      “你也可以尝一串的。”樱井拿起烤串,递给松本。松本拿过烤串,咬了一口。
      “好吃!”
      樱井看着松本因为食物好吃而睁大的双眼,不禁笑了。
      松本眨了眨眼睛,看见桌上仅有一个酒杯,道:“樱井さん一个人喝酒?你家那位……叫什么来着……”
      “大野。”
      “大野さん不来一起喝吗?”
      樱井苦笑,又将酒满上,道:“他有他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们互不干涉。”“可是樱井さん看上去好像在生大野さん的气。”松本道。“有那么明显吗?”樱井让服务生再拿多一个杯子来,“既然今晚遇见了,那就陪我喝几杯如何?”“好。”松本应允道。

      同样是喝酒,大野则是坐在银座的一家酒吧内,坐在他身旁的是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男人。
      “我就出来喝一杯,你倒把我带到这儿来了。”大野喝了一口威士忌,对身旁的男人说道。“难得大叔开口请我喝酒,不上高档的地方怎么行。”二宫笑了笑,“劳驾,请给我一杯和上次一样的。”
      酒吧看上去很有格调。紫色灯光笼罩着整个空间,悬挂在墙面上的音响播放着欢快的爵士乐,萨克斯发出的乐声婉转而动听,撩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弦。
      二宫是樱井和大野的朋友,不过和大野更经常见面。樱井和大野的家就是二宫找的。
      “最近吧,每次翔ちゃん晚上下班回家,楼上总是传来‘咚,咚,咚’的声音。翔ちゃん的工作你也知道,从早忙到晚。”
      大野一个小时前才和二宫喝完第一摊,已经有些醉意,也没有注意到二宫微变的脸色,继续说道:
      “翔ちゃん觉得是楼上还在装修,我就跟他说,床震也是能发出那种声音的。”
      二宫的耳根泛起了粉红色。
      “其实我只是想调戏一下翔ちゃん的,结果他当真了,觉得那一定是床震声,想找楼上的说清楚。之后我不就和他去了,他也没跟人家说。我和楼上的相叶ちゃん玩得好了,翔ちゃん就不高兴了。他不高兴了我就道歉嘛本来也没什么,可是翔ちゃん就是不承认他生气了,和我冷战到现在。”
      “你和相叶氏那个笨蛋果然能玩到一起啊。”二宫喝了口酒,道。
      “嗯……你认识相叶ちゃん?!”大野反应过来,惊奇地看着二宫,“那松本さん你也……认识?”二宫白了他一眼:“相叶氏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J是我表弟。”
      “所以他们才有机会在一起了啊……”
      “你的重点在这儿吗?”二宫没好气地说道。
      “那我们家楼上的房子,也是你介绍给他们的吧。”
      “是啊。”
      “……”这下大野不说话了,紧紧盯着二宫。二宫有些不爽:“你是看不起房屋中介吗?”“没,我只是在想要是翔ちゃん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样。”大野转回头,把剩下的威士忌喝完。

      樱井回到家时,大野没有像往常一样站在玄关迎接。他脱了鞋,径直往房间走去。
      “翔ちゃん?”
      樱井没有理会坐在沙发上的大野,更没有停下脚步。
      “等等,听我说一句好吗?”大野快步走到樱井面前道,“我知道翔ちゃん肯定生气了,和翔ちゃん在一起这么多年,翔ちゃん就是有一点不高兴我都看得出来。如果是因为我那天和相叶ちゃん一起玩才生气的,我道歉。但是,我还是希望翔ちゃん能把心事说给我听,毕竟我们是恋人,不是吗?”
      樱井低头沉默了一会,看向大野的眼睛。大野的眼神中充满了担心和歉意,皱起的八字眉好像要哭了似的。他自责道:“不是兄さん的错。是我……是我把气撒在兄さん身上,是我不好……”
      樱井被大野紧紧搂入怀中。大野把头埋在樱井颈窝,道:“翔ちゃん,有什么事都说出来好吗?有我在呢,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还有我在呢。”

      整件事情开始于樱井与大野同居前的一个月,那时樱井已经与大野交往了三年,由于樱井的隐瞒,除了樱井的妹妹和弟弟之外,樱井的家人对这段恋情一概不知。然而就在这样的表面平静中,樱井突然被一通电话叫回了父母家。
      樱井惴惴不安地打开了家门,只见弟弟从客厅走出,担心地看着樱井,又拍了拍樱井的肩膀,道:“哥,事出突然,我和姐姐都是刚得知爸妈知道了这件事。哥……你加油。”樱井点了点头,走进客厅。
      樱井家境很好,家里的每一样家具价格都不低,虽不能说是富丽堂皇,但光是房子坐落在港区这件事,已经能令很多人羡羡慕不已了。
      樱井的父母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整个客厅气氛压抑得吓人。樱井母亲看了一眼门口的樱井,指了指沙发:“你来了。坐吧。我和你爸有事要找你谈。”
      “这是怎么回事?”樱井父亲拿出手机递给樱井,樱井看到手机上的照片,心中一惊。
那是樱井和大野在关西的祭典约会,两人牵着手接吻的照片。虽然只看得清樱井的相貌,但明显能认出和樱井接吻的是一个男人。
樱井深吸一口气,事情已经瞒不下去了,不如直接承认得爽快:“对,我正在和这个男人交往,已经三年了。我知道你们不能接受,但是,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离不开彼此。”

       就在这天,樱井被赶出了家门。

      樱井没有告诉大野,而是把这件事埋在心里。他把所有的不满和痛苦发泄在工作上,每天都加班得很晚,从底层小职员一路升上部长,他花了三年。在外人眼里,樱井是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如果他有恋人,绝对会因为二人世界的时间太少而分手。
      但正相反,他的恋人大野一直都默默支持着他。
      在樱井升上部长后不久,大野拜托二宫为两人介绍了现在的家,也就是在中高级公寓的那套房子。公寓离樱井上班的公司不远,靠步行就能去上班,而且附近有居酒屋,和同事喝醉了之后回家也不麻烦。
      只是大野不知道樱井还会绕远路去别的居酒屋喝酒。

      彻底使樱井不满的,不是楼上传来噪音,而是大野的一句“他们都是男生,和我们一样”。

      如果我们和他们一样,我就不会被赶出家门。

      如果我们和他们一样,我就不会用工作来压制不满和痛苦。

      如果我们和他们一样,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就会比现在多得多。

      对相叶和松本的羡慕,使樱井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他难受,但也不愿意说,所以才莫名其妙地和大野冷战。

      “对不起,翔ちゃん,如果我能早点发现……”
      “不是兄さん的错。有兄さん在,我很幸福。”

      时间带着时针一分一秒走向午夜,卧室的床上沾上了越来越多的痕迹。两人交缠在一起,不断地向对方索取。
结束时,樱井倒在大野臂弯里喘息,任由身下液体流出。
      “我最喜欢兄さん了。”樱井看向大野,脸上的绯红还没有散去。大野翻身压上樱井:“再来一次?”
      比樱井的回应更快传到大野耳中的,是天花板传来的噪音。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41 )

© みっや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