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っやん

月更写手,A团主智翔,属性翔总受(翔攻只要没肉应该也能吃),cp杂食注意。

【智翔/微雅润】噪音(上)

※OOC,大概会有中和下(有人想看的话)
※J禁,第一次写文文笔质量不稳定,先谢谢各位愿意往下看。
※故事纯属虚构,与现实人物无关。
 

中篇

下篇


       楼上的噪音,每天晚上都会按时响起。那是结结实实的大型家具受到压迫发出的声音,沉重的声音在自家卧室的天花板扩散开,让人分不清到底是哪一个角落传来的噪音。

       频率大概一秒钟响一下,持续时间约十分钟。
 
       推测是……床震。

       樱井坐在办公桌前,看着被自己写满了推测的纸张,瞬间红了耳根。

     “我那么较真做什么。”他轻声嘀咕了一句,拿起纸张朝着碎纸机走去。
 

       这件事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樱井没有和同事去居酒屋,而是直接回了家。作为公司里一大部门的部长的他,和男朋友一起住在中高级公寓里。

    他的男朋友姓大野,是个画家,平时待在家里画画,若是碰上出海的好天气,他会拿出钓竿、鱼饵和水桶,和熟悉的船长相约出海钓鱼。闲暇无事的时候就为不会做饭还天天加班的樱井部长充当起厨师和自宅警备员。

     樱井从公文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抬头便撞上了大野的目光。大野身穿一件较为宽松的黑色长袖T恤,袖子捋到了手肘处,下身是一条紧身的深色牛仔裤。他赤裸着双脚,斜靠在玄关的墙上,含笑看着樱井。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大野伸手拿过樱井的公文包放好,帮他脱去外套,随口道:“今天有一对情侣搬到我们楼上了哦。我今天去买颜料,回来的时候在楼下看到他们。清洁工阿姨说他们刚好就住在我们楼上。”

     “是吗,我还没见过他们呢,有空的话要去拜访一下他们才好。上次你妈妈带来的腌菜,我们可以分一些给他们。”

     “他们都是男生哦。”大野道。
 
      樱井眨了眨眼睛,惊讶地看着大野,像是没听清楚般。大野又重复了一遍:“他们都是男生哦,和我们一样。你不觉得突然之间很有亲切感吗?”樱井笑了,伸手抚平大野头上翘起的头发:“只是感觉有些惊讶而已。”

      客厅不算杂乱,茶几上放着几张刚画好的画稿和一台合上的笔电,其他都被整整齐齐地放在了电视机下面的储物柜里。樱井和大野在家具和摆设这方面都对花哨的不太感兴趣,所以家装风格是能简则简。

       整个客厅仅开了一盏落地灯,昏暗的黄色灯光将气氛发酵得越发暧昧,空气也逐渐变得粘稠不堪。樱井勾了勾嘴角,凑到大野面前吻他。一开始只是轻吻双唇,然后慢慢加重变成了啃咬,嘴唇厮磨的缝隙中传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大野不甘示弱地夺回了主动权,伸出舌头与樱井的交缠,一路从玄关到客厅,最后一下将樱井推倒在沙发上。

      情欲近在随时会被点燃的边缘,樱井更是加倍地撩拨着大野,想要把大野仅剩的理智吞食得一干二净。

       “做吗?”

      樱井的话听上去更像是陈述句。他的手绕到大野身后,撩起大野的T恤,轻轻抚摸裸露的腰。

       “你最近不是加班来着?不想累着你。”大野说着担心的话,俯下身体安抚似的舔吻樱井的脖子。

       樱井顺势将腿勾上大野精瘦的腰,顺手从沙发缝里掏出挤了一半的润滑剂:“我可没你能忍。昨天我还在浴室里来了两发,在你不知道的时候。”

       “怪不得我看电视的时候听到你喊我名字。”
       “你是静音看电视的吗?”

        说着,樱井翻身压住大野,跨坐在他身上,手一颗一颗解开衬衫扣子:“平时不见你出声,跟我拌嘴时就你话多。”

        大野微微一笑,伸手在樱井臀部上捏了一把:“一会不就知道到底谁话多了吗?”

        就在这分分钟擦枪走火的时候,从玄关传来了门铃的响声,与此同时,大野看到樱井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下次再讨论谁话多吧,有人已经迫不及待要当电灯泡了。”樱井从大野身上下来,扣好衣服走了出去。

      门外站着一位穿衣打扮很有品位的男人,他脸上的墨镜更是为他刷足了存在感。尽管他戴着墨镜,但也无法掩盖他帅气的容貌,比起一个住在这里的普通上班族,这个男人更像是为了躲避八卦杂志记者而搬到这里居住的明星。

      樱井盯着他足足看了十秒,直到那人有些尴尬地搭话:

      “那个……”

      樱井这才发现自己不经意的举动有多失礼,正要把门往后开,却被防盗链阻止了动作,只能不好意思道:

      “你好,找哪位?”

      男人侧过脸看了一眼门牌上的姓氏,道:“樱井さん你好,我是今天搬到你家楼上的松本,初次见面没准备什么好的见面礼,就亲手做了这个便当,希望以后大家能互相照顾。”

      “噢……行……好的……谢谢了。”樱井还是被松本过于引人注目的打扮吸引了注意力,勉强微笑着回应了松本,接过便当盒后还目送着他离开。

      樱井心想,自己天天呆在公司里看千篇一律的西装革履,只是见到了会打扮的人就这样看着人家,简直是没见过世面似的。看着塑料饭盒,苦笑了一声。

       “怎么了?垂头丧气的。”

      “没什么,只是我们楼上的新邻居送来了见面礼,我突然有点嫌弃自己地味罢了。”

      “哦……很高的那个还是和你差不多高的那个?”

      “打扮得很时尚的那个……”

      大野一听,忍不住笑了出来:“两个人都很时尚啊。”

      当务之急,是要安抚好这位失落的仓鼠先生。

      大野牵起樱井的手,拉着他走到餐厅。“让我们看看这盒便当长什么样。”大野打开了便当盒的盖子,赫然出现了一只可爱的船梨精。

      “翔ちゃん你看!船梨精!”

      “兄さん又把我当小孩子哄。”樱井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拉过大野的手十指相扣。大野担心地看着他,道:“翔ちゃん最近是太累了吧,请个带薪假休息几天怎么样?”“部门很忙哦,少了我这个带头人总觉得过意不去……有兄さん在,我已经觉得很开心了。”樱井抱住了大野,埋在他的肩头,大野也用掌心抚摸樱井毛绒绒的头发。

      在这种你侬我侬的时候总要配上一点音乐,于是楼上应景地发出了响声,只不过跟音乐比起来,这从卧室的天花板传出来的“咚——咚——咚——”声简直就是噪音。

      “楼上不是已经搬进去了吗,为什么还在装修?”樱井有些不悦地看向时钟,时针和分针正好对准了数字12。

      伴着楼上自带的背景音,樱井和大野沉默了一会。

      “翔ちゃん……”

      “嗯?”

      “床震……也是能发出这种声音的。”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49 )

© みっやん | Powered by LOFTER